Tess文章

他好有钱啊

《华尔街日报》曾经评选过全球一千年来最富有的50个人,中国历史上有6人上榜,太监刘瑾排名第13。

没想到一个太监会有这么多钱吧。

在这些富人中,中西方有一个地方表现出了神奇的一致,那就是,其中一类人是帝国的老大。

老大就不说了,这个大家都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但剩下的就很不同了。

西方集中表现为商人,中国则是官或者是有官衔的商人

比较之后发现,同为富人,但这些人积累财富的方式不同,对财富的处理方式也不同。

以刘瑾为例,他深得明武宗朱厚照的欢心,官拜司礼监掌印太监,权倾天下,内阁首辅见到他也得仰脸笑。

刘瑾借着皇帝朱厚照的信任,大肆卖官鬻爵,仅此一项就捞了很多钱。

另外,各地官员进京朝觐,都要向他行贿,称“见面礼”。而这些“见面礼”,少则白银千两,多则高达五千两。

他手下还豢养了很多恶奴家丁,这帮人到处作威作福、对市场上的商家敲诈勒索。收保护费只是常规操作,还有很多让人想不到的令人发指的敛财手段,当然了,弄到钱后,大头还是要孝敬刘瑾的。

无论是官员向刘瑾行贿的钱,还是恶奴向刘瑾交的钱,都来自民脂民膏。

总之,刘瑾的钱是建立在增加市场交易成本的基础上。而且,他敛到财后,都是据为己有,放到家里,除了供自己骄奢淫逸外,其他也没啥用处,

西方的商人则不同,他们有钱后则会扩大经营,开银行、开码头等,为市场上的其他商家提供服务,收服务费。

一对比就看出来了,刘瑾之流的钱是建立在增加市场交易成本,让生意越来越难做的基础上。

那些西方的富商的钱是建立在减少减少市场交易成本,让生意越来越好做,让市场越来越繁荣。

某平台当初提出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口号,颇有资本主义商人的意味,只是后来嘛,变了,也算是返祖了。

讲真,当时西方的那些国王都没有这些商人有钱,没钱了就借向商人借钱。国王手里有权,借钱了不还,后来那些富商就破产了。

再后来,富商们觉得这样不对,就开始搞革命,剥夺了国王的权力,让国家成了资本主义国家,让私产得以保护。

再看刘瑾之流,反正国家不是他们自己的,那就尽情搂呗。

市场上的商家做生意成本增加与他们何干?

即便是死光了,又关他何事?自己有钱就行了。

特别是刘瑾,连小JJ都没有,他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老百姓要反,也是推翻的朱家王朝,关他小鸟事。哦,对了,他没有。

不知道以后市场的包子豆腐脑的价格会不会涨。

又是躺平的一天,下午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