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自作孽,不可活

 题

    

01

    
 
你好Tess, 我是刚入会29群的新人Isa, 最近又遇到一个棘手问题,和您的书《一个人的外贸江湖》卷一里描写的案例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我没有萧懿的智慧和资源,无法复制书中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所以想冒昧的直接跟您请教,还有其他的什么办法吗?
先介绍一下我的贸易方式。
我是和国外中间商S合作,我们互称合伙人。
他是一个老外,已经合作了两三年。订单是他在当地找的,他并负责海运和本国进口报关。
我负责在中国寻找厂家,直接对接厂家采购,跟单、装柜,以及国内的出口报关。也负责和终端客户沟通产品事情(因为我们三方都会在共同的群里)。
通常是用我的香港公司和终端客户直接签合同进行交易,终端客户直接打款给我,我再返佣金给国外中间商S。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做FOB条款,他找当地的货代,然后会指定一个中国的货代,让我去联系订舱装柜的事情。偶尔也做CIF, 我负责直接给他运到目的港。
所以,很多时候,S也会让我提供海运费报价,给他参考。    

02

 
 
 
 
最近的一个订单情况是这样的。
 
4月初我们需要发一批货,有4个集装箱,贸易条款是FOB。
合伙人S问我现在中国的海运费价格是多少,我说目前在$1900。他说有一个中国的货代V报价给他$900一个柜, 问我怎么样。
我说这不可能,不要相信,叫他不要冒险。
他说他想试2个柜子,同时给了我货代V的联系方式,叫我联系确认下价格。
4月3号,我问货代V是否是$900的价格,得到了她的明确回复“是的”。
虽然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但是我还是建议合伙人S找他当地的货代公司背书,来和这个中国货代公司签合同,或者直接让收货人和货代签合同也可以。
S却让我用香港公司签合同,做CIF。
我说我做CIF的话,不会跟$900美金这家货代走货,必须要按照我的价格$1900来,我会用自己熟悉的货代来走货。
最终S没有接受我的建议,还是坚持选择这家报价900美金的货代,并且4个柜子全部都给了这家货代出。
4月6号,这家低价货代公司开始订舱。
4月7号下午我收到SO。
船4月19号开,预计6月6号到目的港。
4月28日,国外合伙人S说他收到中国货代公司的账单,一个集装箱的海运费需要支付$3300, 4个集装箱就一共有9600美金的差价了。
收到邮件后,S尝试联系货代V多遍,问问什么要忽然涨价,是不是发票错了,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S也叫我帮忙联系打电话,我也试过联系,但是都没有任何应答。
一直到5月31号,我收到了V的邮件,说900美金是3月的价格。

03

 
现在我们的情况是:
货代提单HBL上,Shipper是我的香港公司,Consignee是终端客户;由于我已经支付了本地费用,HBL已经给我。
船东提单MBL上,Shipper是中国货代公司,Consignee是目的港货代公司;
然而,当初SO上的订舱公司又是另一家货代公司。
我想问的是,深圳这家货代要坚持$3300美金一个柜的海运费的话,如果我们不支付的情况下,肯定就拿不到船东提单了吧?
但是如果按照这家货代的要求支付了费用,客户不但没有钱赚,还要赔很多钱进去。
我也想起诉这个货代公司,但是打官司的时间成本也很高,现在货物马上到港,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现在货代那边就是玩消失,联系不到人,故意拖时间。
虽然这次事情的过错在合伙人S身上,但我也有失职的地方。比如,没有发现订舱公司和货代V不是同一家公司。
谢谢Tess的聆听,如果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我希望Tess至少能帮我们曝光一下这家货代公司(深圳市海扬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Shenzhen Sailtrans internationalLogistics Co.,Limited),让大家都避避雷,以后和这家货代公司合作前,都要三思。
希望我们能做一个货代黑名单,希望这个表格让大家补充并且迅速传播在各个群和外贸圈,我们抱团取暖,打击一切虚伪和诈骗,给外贸从事者们一片净土。
小粉丝Isa
广东深圳
2023/6/1
 


Tess回复

01

    
萧懿的确遇到过和这个相似度99%的案例。
她有两个高柜要出,FOB条款,并给客户找了很多货代。货代报价都在2000-2300美金,但客户坚持选择他自己找到的报价1700美金货代。
由于是FOB条款,萧懿能做的只能是劝说,但客户不听。
后来,货快到港的时候,那家青岛的货代给客户发邮件说要额外支付20000美金才能拿到提单。
然后,客户就芭比Q了,急忙找萧懿求救。
从理论上说,说小说源自现实又高于现实,实际上,有时候小说里的情节会变成现实,甚至比现实更魔幻更荒谬。
因为写故事是需要逻辑的,而生活从开不按照逻辑发展。
回到Isa的案例,先捋一下过程和底层逻辑,这样有助于我们解决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这家公司是个非常有经验,且知道如何规避法律风险的惯犯。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出货,要么出HBL,要么出MBL,他们却分别出两个提单,且shipper和consignee都不一样,可见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关键是,在本案中,交货条款是FOB,供应商Isa支付完本地费用,货代已经把HBL给Isa了。
从法律关系上来讲,货代和Isa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所以,Isa没有理由起诉货代。
也说明,这个货代诈骗的目标是国外客户S。
可见,这货代不想和本地的人发生纠纷,毕竟本地人找到他们很容易,但诈骗老外,老外想维权就没那么简单了。
说白了,就是货代拿提单讹诈国外的货主。

02

    
问题分析结束,接下来说下解决问题的方法。
货代把诈骗目标放到国外客户客户身上,说明他们不想在国内给自己带来太多麻烦,由此可以判断,他们的软肋之一是怕在当地被人麻烦。
他们搞这么多花样就是为了钱,所以,他们的软肋之二是钱。
但是,钱毕竟是身外之物,除了钱,还有更让他们在意或者恐惧的东西,我猜应该是命。
想解决问题,就从这3方面入手吧。
底层逻辑大概就是,当他们知道不给你们提单的损失会大于他们讹诈的金额的时候,他们就会妥协。
当他们发现会有比破财更严重的后果的时候,他们会麻溜配合。
具体请参考萧懿的解决方案。
让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破产,并不是什么难事,我能说的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这世道,从来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你能得到多少东西,取决于你敢舍弃什么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老外受骗真不赖骗子,是他太贪心了,在蝇头小利面前昏了头,也算是自食其果吧。想必以后他遇到低价运费会绕道走。
如果想让他长点教训就别理他,让他自己处理。
如果真想帮他,就好好研究下骗子的软肋吧。
祝顺利解决问题。
Tes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