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肯尼亚拜访客户奇遇

文 |Bruce

2018年年中,我去肯尼亚给客户安装调试机器。

这是我第1次去非洲,总共在那里呆了10天。除了调试机器,也可以去了解了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情。

一、准备工作

肯尼亚的签证是电子签证,很简单,直接在网上申请,然后打印出一张A4纸就可以了。



考虑到肯尼亚地处非洲热带,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卫生方面的要求。

那里属于黄热病流行区,于是特意跑到了当地的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注射了一针黄热病疫苗,换了一个俗称叫“小黄本”的小册子(官方名称叫做《疫苗接种或疫苗防御措施国际证书》)。

据说凡是处于“疫区”的国家,都要求入境的时候提交这个小黄本,不过网上说实际上基本上没人查。



除了注射疫苗之外,考虑到肯尼亚还是疟疾和霍乱的疫区,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还给了我一个套装,包括一瓶驱蚊膏(疟疾主要通过蚊子传播),一盒治疗疟疾的青蒿素(就是屠呦呦获得诺奖的那个),一盒治疗霍乱的药物。



根据网上查询的攻略,游客只要不深入到雨林草原中,在当地染病的概率其实很低。但是带上这些东西,总归有个心理保险。

二、挑选航班

从上海浦东出发到肯尼亚-内罗毕是没有直航航班的,只能转机。

当时主要有两个航空公司可以选择,卡塔尔航空和埃塞俄比亚航空。时间上都差不多,票价上卡塔尔航空略微贵不到3%。

客户一开始给我定的埃塞俄比亚航空,被我拒绝了,直接要求换成卡塔尔航空。

毕竟,卡塔尔航空可是世界排名一直在top5舒适度的航空,况且从多哈中转,也还可以顺带在免税店里逛逛。

第1次途经多哈,和机场的标志性熊合了个影:



PS:事后诸葛亮一下,当时果断要求换航班的决策是很正确的。一个去过埃塞俄比亚的朋友回来对亚的斯亚贝巴机场一顿吐槽;后来2019年埃塞俄比亚航空失事坠机的那一架波音737-MAX 8就是飞“亚的斯亚贝巴—内罗毕”这条航线的。后怕……

第1段航程从中国起飞,机上大多是亚洲面孔,配餐也是粥,味道还不错:

第2段航程,从多哈飞内罗毕,机上就大多数都是黑色面孔了,配餐也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我说不上名字的,长得像炒面但又不是炒面的食物。,而且居然还是微甜又略带咸味的,果断不吃:



三、机场被索贿

内罗毕机场虽说是肯尼亚的首都国际机场,但就建筑规模和硬件设施而言,和不如我老家一个地级市的长途汽车站(这张图片里面展示的,基本上就是唯一的一栋航站楼的整个外景了):



机场对到达的行李有一个过安检机的流程。

我的行李过机的时候,安检员也没说什么就让过了。

我取到行李,开始东张西望找接机的人的时候,眼神和肢体动作有着明显的“新来乍到”的特征。

于是,两位穿着机场工作人员服装、佩戴着证件的女士(不是下图那位女士)就盯上我了,要求我把行李箱打开,接受二次检查。

最开始一瞬间,我没有反应过来,就照着做了。

于是,她们就盯住了我行李箱里面的几桶康师傅红烧牛肉方便面,硬说“食物未经申报,不得携带入境”,还装模作样的拿出了一张破旧的、一看就用过无数次的“食品原产地证书”出来,指着那个道具告诉我,如果没有这张证书,就不能携带食品入境。

我好歹也是出国无数次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不正常的。毕竟,过安检的时候,那几个穿安检制服的人都没说什么。过完机我又走了一小段,直到我开始东张西望的时候,才有人找上我,这明显是敲诈勒索嘛。

再说了,我出国这么多次,也没哪次被告知桶装方便面是违禁品的啊。

于是,我诈她们:

 

我是中铁集团公司派到内罗毕来长驻的,之前一直携带食品入境都没有问题的。
  •  

 

然后拿出手机,一边装模作样的发消息,一边告诉他们我正在联系公司的律师赶过来到机场。

那两位穿制服的女士一听,脸色和眼神立刻变了,语气也立刻软了下来,用很小的声音告诉我:

 

“OK, This time you are free to go, next time please do not take food”。(这一次你可以走了,下一次请不要带食物了。)
  •  

 

我看了她们的表情,暗自想笑,但又忍住了,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等公司律师过来之类的话。

我知道反正一时半伙儿还没看到接机的人,就当趁机调戏一下非洲妇女了。

这两位女士估计不想把事情闹大,就直接告诉我,她们饿了,希望我能为她们“buy a lunch”(买一份午餐),吧啦吧啦的。

几分钟之内,原先的索贿/敲诈就变成乞讨了。考虑到我确实调戏了她们,最后还是给了10块钱人民币的“小费”。

这两位一接过钱,开始夸我“a good boy”之类的。我都当时都35了,被人叫boy还是挺开心的,估计是长得比较嫩。

四、希望中国人再给我们修一条路

客户的车间并不在内罗毕市区,而是在内罗毕以北一个叫“锡卡”的镇上。从机场出来到内罗毕市区,一直开到“锡卡”镇,路面是这样的:



但是,一进锡卡镇,路面瞬间变成了这样(拍摄于锡卡镇的政府门前):



一开始,我也没去细想为什么差距那么大,直到在镇政府门口遇到了一位大约50岁左右的长者。

长者穿着当地很少见的皮夹克、左胸上别着一枚肯尼亚的国徽,后面跟着5、6位穿迷彩服、拿着AK47的士兵,威风凛凛。

他一看到我,就用英语问我是不是从中国来的。在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长者双手握紧我的手,告诉我,他是锡卡镇的镇长。

然后说从内罗毕到锡卡镇的路(上图一马平川的那条路),是去年中国人修的。

还说自从修了这条路,当地增加了很多就业机会,经济发展很快。然后,长者继续握紧我的双手,一脸诚恳的对我说:

 

“希望你们中国人能再帮我们修一条路”。

 

一瞬间,我有点石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五、英式的“皇家”

客户给我们安排的宾馆,虽然条件连中国的三星级都达不到,但已经是镇上很好的宾馆了,名字叫做“Royal Delight Hotel”(皇家喜悦酒店)。



肯尼亚曾经是英殖民地,这里的黑人普遍说英语,医院,学校宾馆等公共建筑也都有很强的英式痕迹。

只要是商业场所,特别喜欢用“Royal”这样的英伦味十足的名字来命名。但实际硬件条件嘛,参加下图我住的单间:



当然,餐厅还是达标的,尤其是早餐(还有土豆炖羊肉等若干个自助的菜,拍照的时候没有拍进去):



六、Made in China

镇中心有一家超市,是整个镇上的购物中心,门口有一男一女两个穿黑色制服的黑人,手里拿着安检仪,检查每一个进去的人。

第一天进去的时候,我也被检查了。但随后我就发现,接下来的几天,门口的黑人保安似乎记住了我的相貌,不再检查我了。

但是,我之前或之后进去的黑人却都照查不误,看他们对中国人还是蛮信任的。

超市一共有两层,第1层主要售卖食物、农产品和生鲜,第2层主要售卖日用品。



上到2层以后,一股熟悉的,中国三线县城超市的风味扑面而来。随手拿起几样商品,无一不标着“Made in China”。



七、建设中的车间

客户的工厂距离镇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每天早上和晚上,我必须往返于工厂和宾馆之间。

在一片很大的荒地上,突兀的竖立着几个建筑,就是客户的工厂。



工厂的围墙外面,是散养的羊群,和不规则的水坑:



机器已经在半个月前运到了客户的车间,但是客户的车间貌似还没有建设完工。于是,我们一边安装调试机器,当地的工人一边帮我们整平地面,清扫场地。



八、爆炸的配电房

第8天的时候,机器已经可以开机生产了,于是决定最后两天先用这台机器批量生产出一批产品,对当地工人进行教学示范。

不料,第9天上午刚一开机,就听见车间外面一声巨响,然后冒出了浓烟,瞬间,电力中断了。

机器没有电是开不起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电,就在工厂车间里歇了将近一整天。



临近傍晚的时候,碰到了客户的车间主任,才得知是他们的配电房爆炸了。火虽然被扑灭了,但是还要去内罗毕请电工。我于是去看了一下他们的配电房。

难以想象,几百千瓦的配电房连个大门都没有,屋顶还需要用木头来支撑才能不倒塌。之所以发生爆炸,是因为老鼠把电缆咬断了(我特意拍了一张近特写)。



九、黑人的小聪明(鸡贼)

三件事情让我领教了当地人的小聪明/小鸡贼:

A. 我住的酒店没有洗衣机,但是提供收费的手洗服务。我把工装裤拿下去让前台帮忙安排洗,问前台多少钱。

前台张嘴就是100先令(100肯尼亚先令折合大约一美元)。

其实,透过栅栏我能看到墙上贴的洗衣收费标准是60先令。不知道他们是不会觉得我戴个眼镜,赌我眼睛近视还是不认识英文?

B. 有一天中午没叫外卖,老板让一个手下带我们出去吃烤肉。老板的手下陪我们吃的同时,还打包了2份,写在同一张账单上。

回工厂以后,也不避讳我们中国人在场,就直接把账单交给老板的秘书,让报销。

这个手下午餐吃的很慢,故意让我们先吃完,然后让我们在门口等一下,等他吃完。实际上,他重新点单、打包、索取账单的全过程我都看在眼里,只是没必要揭穿罢了。

PS:帮我们切烤肉的姑娘,丰乳肥臀,身材真好,在当地却是很普遍很常见的身材。



C. 一个当地妇女,背了一桶花生,趁着工厂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到厂门口推销。

甜筒大小的一包花生,卖给当地的都是10先令,卖给我价格翻倍,变成了20先令。

卖花生的这位女士貌似很淳朴,收了我20先令之后,见我只拿了一包花生,还想从自己兜里掏钱找给我。这个时候,门口所有的工人都开始对着这个女士七嘴八舌了,于是,伸进兜里的手到底没有拿出10先令给我。

其实,在我自己买之前,已经看了他们很多人买花生的过程,早就知道是10先令一包。只不过当时手里有上万先令,不在当地花掉,拿回来也没用,所以多少10先令根本无所谓。

在买完花生之后,提了一个合影的要求,这位女士倒也很配合。



除了上述三件比较典型的事件之外,在客户的车间明显感到很多工人都是戏精。

大老板在的时候,不管是车间主任还是工人都很卖力,连着干几个小时都不带歇的。

大老板一走,连受大老板指派,来学习这台机器的学徒都失踪了。

十、机场再次被索贿

完成安装调试以后,又教了当地的工人几天操作。最后走的那一天,客户刚好特别忙,就没有亲自送我们,而是叫了一辆Uber并提前付足了费用。

快到机场时,车被交通警察拦了下来,说我在后排没有系安全带,然后就以此为理由说:“You have been caught”,让我下车在一边等着。

我要去赶飞机,自然耗不起时间。若干次试图和这个警察解释,但对方指只说一句话:“You have been caught”,其他的一概不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拿了一张100的人民币塞过去,警察就不说什么了。

之后观察一路,当地人开车,几乎没有人坐后排系安全带的。估计当地警察会专门针对外国人搞这一套。

同时也提醒我,在国外一定要遵守最基本的规则,哪怕是在落后地区。

十一、猫/鸟出没注意

登机后,突然被告知飞机有技术故障需要维修,硬生生的拖延了6个小时,直到晚上10点才起飞。

中间坐在机上无聊,观察四周,发现机场内居然有鸟类在肆意飞行,还能看到有一只猫在守株待兔式的捕鸟。



客观地说,在这样的机场起飞,安全性在我内心打个问号。

十一、辗转回国

由于头程航班延误了6个小时,直接导致我们的第2程航班是赶不上了。好在卡塔尔航空很积极,也很及时,在我们到达多哈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后续航班。

新的航班,是先从多哈飞到迪拜,再从迪拜飞上海浦东。

到曼谷以后,吃上椰子,米粉。有中餐的感觉了!



感悟:

还是中餐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