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1

 

邢岫烟,刑忠夫妇之女,邢夫人的侄女,贾府的穷亲戚。

书中说刑忠夫妇皆“酒糟之辈”,可以想象,在对孩子的教育方面,这对夫妇是一塌糊涂的。

 

教育跟不上,经济条件更差。

 

据书中描述,邢家可能连刘姥姥也不如。刘姥姥好歹还有几亩薄田和房产,他们却要常年租住在寺庙的房子里,可见经济窘迫到何种程度。

 

单从成长环境上看,邢岫烟的原生家庭是非常差的。

 

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之大,很多人都清楚。

 

即便是在现代社会,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很难完全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更别说是在一个对女性高度物化、女性没有丝毫自主权的旧时代了。

 

然而,邢岫烟却做到了,凭借一己之力,成功摆脱了糟糕的原生家庭,嫁入了四大家族之一的“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这着实给很多外贸业务员上了一课。

 

不少业务员抱怨公司条件恶劣,老板无能,平台差,资源少,心安理得地认为业绩差是顺理成章的,却从来没想到主观能动性的重要性,也很少从自身找找过原因。

 

这类业务员若能静下心来看看邢岫烟的逆袭,或许会对自己有启发。

 

2

 

邢岫烟在《红楼梦》整部书中出场很晚,一直到42回才第一次露面,且是和薛宝琴,李绮、李纹一起出场的。


那一次,薛宝琴出尽了风头,很得贾母宠爱。贾母还强逼着让王夫人认了干女儿。

 

邢岫烟站在一众姐妹中默默无闻,连一向怜香惜玉的贾宝玉都没注意到她,可见其低调。

 

无人重视,说来也不奇怪。

 

她本是跟着父母来投奔姑妈邢夫人的。邢夫人不得贾母喜欢,贾母也只是口头上对邢夫人客气了一句:

你侄女也不必家去,园中住几天,逛逛再去。

 

因贾母随便一句客气话,她有机会住进了大观园,一生的命运也随之被改写。

 

机会是什么?

 

那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对于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来说,机会也是可以创造的,自己去创造一个天时地利人和。

 

刚出场时的邢岫烟一如那些刚从普通大学毕业的新生。在一个陌生的公司,一没有靠山,二没好的出身,三没工作经验,身边的人又各有各的算计。身处新环境,一切都是未知。

 

贫女住进人人长了一双富贵眼的大观园里会面临什么样困境呢?


其实这很像把一个什么资源都没有的外贸新人扔到一堆外贸老鸟中一样,可以想象,最初的日子总是很难的。

 

邢夫人虽然是她的亲姑母,但对她并非真正关心,平日都是面子上的功夫。王熙凤和邢夫人又素来不睦,对邢夫人安排的事敷衍了事,顺手把她放到了人称“二木头”的迎春那里。

 

迎春的懦弱人尽皆知,连自己身边的奶妈丫鬟都管不住,且一向都只知道自保,有时候连自己都保不住,更别说让她去照顾一个外来的穷亲戚了。自然的,她房里那些本来就嚣张跋扈惯了的下人们,自然是不可能把邢岫烟放到眼里。

 

面对这些,岫烟淡然处之。

按照惯例,小姐们每个月有二两银子的例钱,她把一两给了父母补贴家用,自己留一两度日。

 

她住在迎春那儿,虽然身份是主子,却从不使唤贾迎春的妈妈、丫头,反而拿出钱来给她们打酒买点心吃

 

她宁可把御寒的衣服典当,也要打点那些“嘴尖”的妈妈丫头,不和她们有冲突。其心之苦,何其深重。

 

有些职场新人,稍微受点委屈就觉得世界不公,到处倾诉,好像天下人都欠他一个公道一样,如果能细细品一下红楼梦中的一些配角,大概就能想通很多事了。

 

3

 

宝玉生日是大观园里的大事,向他拜寿的人踏破了门槛,连自称槛外人的妙玉也送来了一封粉红色的祝寿笺。

 

岫烟与宝玉同一天生日,却守口如瓶。直到湘云说出来,才少不得要到各房去让让,顺势与宝玉一起过了一次生日。

 

她看明白了人生,接受着本该接受的一切,对于生活中的各种不顺,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

 

我有时候想,若黛玉能有她一半的心境,也不会那么早去世。

 

对邢岫烟来说,没有华服,穿旧衣就是了;

 

没有金银首饰,不戴就是了。

 

贾母赠送的礼物她也半点不曾挪用。王熙凤和平儿让丰儿送来新衣,她不但婉言谢绝,还拿了个荷包送给丰儿。

 

我的金钱观、人生观,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是在读红楼的时候,受到邢岫烟的影响的。

 

她虽然虽穷,但却从不自卑,即使被贫穷逼到生活的墙角,也始终站在崩塌的边缘气定神闲。

 

她没有因为身份低微和生活拮据而拒绝小姐们的邀约。她平时默默无闻,但仍然在合适的时机自信地展现着自己的才华。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她的《咏红梅花》虽是惊鸿一瞥,却难掩腹中才华。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红。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在这首诗中,我最喜欢最后一句,“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这不正是她自己的真实写照吗?

 

涂瀛在《红楼梦论赞》里称她“学养兼到”

 

红学家陈其泰也称其为“书中第一流人物”

 

这个在大雪天还身着一袭薄衣的女子,表面上看着寒酸,但心底却是如此明媚而温暖。以至于后来王熙凤都称赞道:

邢岫烟为人,竟不像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

 

最后,连清高到把黛玉都不放到眼里的妙玉也将她引为知己。

 

宝玉赞其超凡脱俗,黛玉对她青睐有加,宝钗对她的好大家更是看在眼里。

 

最终,薛姨妈看上了这个秀外慧中、卓尔不群的女孩,把她许给了薛家最年少有为的薛蝌。邢岫烟成功地从一个贫家女嫁入了皇商之家。

 

每个人的出身无法改变,父母无法改变,但我们后天仍然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改变自己。

 

所以,不要因为自己的卑微而害怕别人的冷嘲热讽,就如同小恶魔说的那样:

永远不要忘记你的身份,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要拿自己的自卑去消耗别人,因为你在消耗别人的同时也消耗掉了自己的人生

 

一个自尊自爱的人,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一定知道脚下路的方向。除了自己手中的那盏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让他偏离既定的目标。

 

他能抵挡诱惑,能忍受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无论在何种处境,总能活出生活最美的一面。

 

所以,内心强大的人不需要太多话,只站在那里,就抵千军万马。

 

我自风情万种,任尔东南西北风,

 

后记:写完这篇文章,我想到了《一个人的外贸江湖》中的萧懿,萧懿初入职场虽然锋芒毕露,但她的骨子里却和邢岫烟非常像,不高攀,不低就,安分随时,不找靠山,永远靠自己。穷也好,富也罢,遇到问题,哪怕是已经被现实逼到了绝境,仍然可以气定神闲。

 

这就是文学的力量,一个普通人,通过看他人的人生,为自己汲取无穷的力量。感谢曹公的《红楼梦》,感谢里面一个又一个鲜活生动的角色一直陪伴我走到现在。

 

亲爱的小伙伴们,无论何时请记住,你只是伴侣的“配偶”,但你却可以是知识的“主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