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刚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到自己死了。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仍然可以在三小时内用灵魂控制尸体去做活人能做的事。只是在走路的时候,发现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每走一步都费劲,和活着的时候健步如飞截然不同。
我边走边想,死人和活人果然还是很不同的。
在人间的最后三小时,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办公室,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把银行卡密码、U盾密码、客户信息、订单状况全部告诉了他,让他照看好我的生意,分给他30%的利润,剩下70%每月打到父母的账户。
然后,又打电话给亲人朋友,一一和他们告别。
最后,我想起了公众号。
想到死之后怕是没人接手,自己经营了这么久,注销又不甘心,就打电话给伊人,让她把公众号卖了,说不定能卖点钱。
伊人说,卖给谁呢,那些人要是利用情怀割你的粉丝韭菜怎么办?毕竟,现在到处都是割韭菜的,你看看外贸圈,谁能信任?
我想了想,决定把公众号注销。给彼此留下好印象相忘于江湖,比死后搞得一地鸡毛强太多了。
最后的最后,我想到了Bruce,他做后勤工作很厉害,能把错综复杂的事安排得妥妥贴贴,觉得他是负责葬礼的合适人选。
Bruce说放心吧老大,我会安排好的,但是没了你之后,公司该怎么办呢?
我说,你不擅长开拓性的工作,守好现有的业务也能衣食无忧。
他说,我可能会逐渐收缩业务,慢慢变回一个SOHO。
我说,反正我已经死了,今后也管不到你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己开心就好,我的建议仅供思考。
安排好这些,我又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强撑着走出办公室,去看了看猫们。
在走出去的时候,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腿越来越沉重,几乎每迈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但是,我仍然很开心,觉得自己是个很幸福的人,因为死的时候亲朋好友都在,连猫们也在,世上能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呢。
这个时候,Bruce问我是否要发个朋友圈,通知一下关注我的人,告诉他们Tess去世了。
我说,不能发,办公室外面有摄像头,此时此刻,摄像头还拍摄到我“活着”的情形,如果你在这个时间发讣告,很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也可能给我带来麻烦,让一些人认为我借死亡炒作。
Bruce说,老大光荣伟大英明神武。
看完猫,我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室的电脑旁,看看时间,再有10分钟就到3个小时了。
醒来之后,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告诉他梦中发生的一切。
他说,这样的梦符合你的做事风格,条理清晰,逻辑清晰,有始有终,又不乏魔幻色彩,死了之后还能用意念操纵尸体走路说话去安排身后事,很有创意。
或许今年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看着身边的亲人和朋友逐个离去,才有了这样的梦境。
所以,立遗嘱,是很有必要的事,特别是SOHO和单亲妈妈们。
把家人,工作安排好再走,方能不留遗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