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我曾在职场受到性骚扰,当场就把仇报了

01

 

最近因为阿里女员工被上司性侵的新闻,挺多人在讨论职场女性被灌酒、被性骚扰的问题。这让我想起了几段往事。

 

一次是跟老板出差谈订单。

 

那次出差挺意外的,因为订单和我毫无关系,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叫我去。

 

既然老板发话了,作为打工者,只能服从公司安排,犯不着为了一次出差违背公司决定。

 

随行的还有一个男的,据说是老板眼前的红人。

 

到目的地之前,这个人的表现尚且正常。但是到了之后,特别是在饭局开始之前,忽然变得不正常了。

 

他开口便叫我小妹,而且语气轻佻。

 

我告诉他自己有名字,可以叫我Tess,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但他好像没听见一样,还是一直叫小妹。

 

这么明显的不尊重,让我想发火,但考虑到客户马上来了,也就忍了。

 

他再叫我小妹的时候,我便不再理他。没想到他越发放肆,把我的无声抗议视为了懦弱可欺。一边说,一边又进一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把这种行为理解为从语言挑衅上升到动手动脚,心中开始盘算怎么教训一下这个傻叉。

 

我回头盯着他,很认真地说: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有肢体接触,另外我有名字,不要再叫我小妹了。

 

结果这个傻叉皮笑肉不笑地挑衅道:

这个小妹还挺有脾气啊。

 

话音刚落,又拍了我一下。

 

我笑嘻嘻地一个耳光扇到了他的那张猪脸上。

 

他可能没想到我会动手,便愣了一下。

 

然后,我又一脚踹到他的肚子上。

 

他往后踉跄了几步,忽然恼羞成怒,想动手打我。

 

一直不做声的老板此时意外开口说话了,让他闭嘴,这货挺听话,乖乖地不出声了。

 

在吃饭的时候,老板让我敬酒我就敬酒,反正我是不喝的,也不说其他话。敬完之后就去吃东西,一顿饭下来吃得饱饱的。

 

回公司没几天,人事部的人就通知我,说我不太适合公司,把我炒了。

 

在《一个人的外贸江湖》里,萧懿有两次被炒经历,我在自己的简介上写过,“曾经连续被三家公司炒掉”。这就是我第三次被炒掉的原因。

 

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不适合职场生活,从此之后,便决定不再给任何人打工。

 

反正既然职场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这些,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02

还有一次是跟一个朋友参加一个饭局。包厢里有五个男的,三个女的。

 

其中一个男的特别贱,全程在那里讲黄色笑话,其他男人有的是随声附和,有的是不怀好意地目光扫过现场的女性的脸。

 

看到有的女孩子面露羞涩,他们就更加得意,讲得更加起劲。

 

开席后,这帮人喝了点酒,然后就更加肆无忌惮,口无遮拦起来。

 

我本来不想理会这些,只想做个默默的干饭人,但是看他们越来越过分,就想拿那个最嚣张的人开刀。

 

我一边吃菜,一边盯着他笑,在他讲得最起劲的时候,我站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他按到地上,脱了他的裤子。

 

然后指着他的男性生殖器,很轻蔑地说,你的不大嘛,干嘛谎称很大呢?

 

然后,又招呼其他人过来看。

 

然后,大家都不说话了。

 

我站起来拎起包就走了。

 

临走前指着一个盘子里的腰花说了一句话:

 

其实烤羊腰和烤男人的睾丸味道是差不多的,都是蛋白质,烤熟了都挺香。男人的睾丸除了有人体特有的尸体的气味之外,口感上会更鲜嫩。不信你们可以试试,加点孜然就能把尸臭味掩盖。

 

不过,烤男人的睾丸之所以不是常见的一道菜,是因为男人和羊不一样,你们通常会把生殖器藏在裤裆里,特定的时候才拿出来用。像在座的各位喜欢把生殖器挂在嘴上的,实属罕见。小心哪天被人烤熟了当羊腰卖。不过,有些人的那么小,怕是当烤腰子卖也卖不了好价钱。”

03

在做SOHO之后,也参加过一次饭局,是跟朋友去的。

 

据说组织饭局的人是一个什么会长,反正头衔很长,记不清了。

 

刚开始,饭局还挺正常的,慢慢地,大家开始敬酒。

 

到我的时候,我很礼貌的说自己不喝酒。但那会长不罢休,各种花式劝酒词,最后说到“不喝那杯酒就是不给他面子。”

 

本来呢,就一杯酒而已,喝了也没什么。

 

但他这么说,忽然把我给惹怒了。

 

我说:

 

我干嘛要给你面子?你谁呀?我认识你吗?

 

旁边的朋友看我怒了,马上接过我的酒杯道歉,说我性格很直,希望会长不要见怪。

 

那会长也马上顺坡下驴,讪笑着离开了。

 

朋友后来劝我不要那么刚,在酒场上要给别人留点面子。

 

我说,我爹不是李刚,家里又没矿,更没人发工资。平时遵纪守法,辛苦搬砖,赚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要说给面子,我应该给自己面子,让我给他们面子,他们是谁呀?他们咋不给我面子呢?

 

从此,我的社交活动就降为0了。

 

直到2017年7月份,我想过社交生活了,才创立了Tess外贸Club。

 

在我自己的Club里,我肯定是安全的,因为我是规则的制定者和决策者,没人敢对我怎么样。

 

所以,人呐,想要什么东西,还得靠自己。

04

记得上小学时候,有一段时间下课之后,有些手贱的男生老是在背后对女生推一把、抓一把、挠一把,然后撒腿就跑。

 

有些受到骚扰女生气不过,就追着男生满校园跑。

 

那些男生很聪明,总是一溜烟的钻到男厕所,然后再探出个头对女生挑衅,女生在外面干气没办法。

 

我觉得女生很被动,于是把一个挑衅我的男生直接追到了男厕所。

 

现在我还记得厕所里当时还蹲着一个男老师,那个老师看到一个女生跑过来,吓得提起踢裤子就跑。

 

现在想想还真的是,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那男生也被我捉住,我把他从厕所里拖出来暴揍了一顿。从此,再也没有男生惹我。可能是因为没地方躲了,也可能是觉得惹我不划算。

 

就像现在外贸圈的那些“大神”、“大V”不再惹我是一个道理。哪怕我提着他们的名字指名道姓恶心他们,他们也把头一缩,一声不出。

 

有些人大概就是这么贱。

 

大家一直以为女性是弱势群体,在生活和职场中,很多时候都要被男性欺负。(事实也的确如此)

 

我觉得弱势不弱势的,关键在于当事人是否敢豁得出去,是否能行得正、做得端,是否能够抓住对方的弱点。

 

如果你有求于人,想靠吃请走后门、暗箱操作那一套,悄咪咪地去拿到订单为自己谋福利,那就不要抱怨先别人要先从你身上占便宜。

 

世界上哪里有免费的午餐啊!

 

别说是午餐,就是一块干馍送到嘴边,也要想想这馍里有没有下毒。要不然人家为啥会把吃的喂到你嘴边呢。

 

曾经看过一句话,意思是行侠仗义的人都是恶人,因为他们不恶,根本就惩治不了恶人。

 

不少人说我身上有侠义之气,我觉得是对的,我就是个恶人。

 

行侠仗义的人都像鳖,俗称王八。

 

一旦被鳖咬住,哪怕你把它的头剁掉了,它的嘴还咬着你的肉。

 

我可能是鳖中的极品,要是惹了我,别说是把我的头剁掉,就是把我烧成灰,我也会从骨灰盒里把嘴伸出来,继续咬你。

 

因为一旦战争开始,战争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那些惹了我的人想中途退场是不可能的。

 

睚眦必报就是这么爽。

 

和大家共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