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当天上掉下的索赔砸到外贸人头上

这个案例选择《一个分的外贸江湖》卷二。

 

货出了,款付了,客户也收到货了,但萧懿忽然遭遇了大船公司的索赔。

 

这种事估计很少人遇到,但并不意味着你遇不到。知道有这种事后,装柜的时候要小心,这样便能把某些风险扼杀在摇篮里。

因为一路上想着新订单,所以一回到家萧懿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电脑。邮箱里有十几封新邮件,其中一封来自土耳其客户Mac。Mac是个新客户,一个多月前下了一个试单,算算日期现在柜子应该到目的港了。

 

去波兰前她已经把提单、发票和装箱单通过DHL快递给了客户,按说近期内如果没什么事情,客户是不会联系自己的,此刻忽然发邮件过来,难不成哪里出了问题。带着一种不祥的预感萧懿点开了邮件,只见邮件正文写道:

 

Dear Edith:

柜子昨天已经到港,卸货后大船公司通知说货柜在运输过程中受损,经评估,现在需要赔偿三百美金。

 

我司以为此项赔款不应该由我们来支付,因为我们只购买产品,不应该对货柜负责。柜子损伤是在卸货后发现的,因此很可能是你们在装柜的时候不小心损坏的。

Mac

 

萧懿打开附件中的几张图片,图片显示柜子的底部和两侧果然有一些划痕。她心中暗想,这大船公司也太黑心了吧,仅仅几条表面刮痕就索赔三百美金,即便雇人买油漆把整个柜子刷新一遍也用不了三百美金啊。

 

看着那些划痕,她忽然想到这批货的包装全部是木箱打铁钉或铁条,有些木条厚度不够,钉子打进去之后反而会露出钉头,还有一些只打进去一半的钉子,另外一半钉身自然也露在外面,若非特别小心,这些裸露在外面的钉子肯定会划伤柜子的表面的。

 

这就不奇怪为什么大船公司说他们的柜子收到了损害。人家说的也是实话,只不过索赔金额是在太坑人。

 

“责任由谁来付呢?”萧懿暗暗思忖道。找工厂,按照她对工厂的了解,这样的索赔他们是百分百不会认的。

 

萧懿对此很能理解,工厂是按照客户的要求包装,而且合同里也没注明供应商除了对产品负责外还要对货柜负责。

 

在一个为了利益,无理都要争三分的大环境中,让一个没有明确责任的人赔钱不太可能。再说,货款已经结清,谁还有工夫是理会你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但客户就应该为此负全责吗?

 

人家只是买货而已,难道还要保证大船公司的集装箱不受损?何况,工厂装柜和中途运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客户可是一无所知啊,从这个角度讲,客户也很无辜。

 

想到这里,萧懿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很可能要当这个冤大头了。不过即便当也不能白当,三百美金买个难得的经验也不算太亏。与其为了这点钱和买卖双方纠缠不清,不如省省时间和精力,多开发一个新客户。

 

想到这里,她拨通了工厂的业务员Lily的电话。

 

Lily是个有七年工作经验的老外贸,她一听萧懿在电话里提到货柜损伤费便马上为难地说:

Edith,这个费用老板肯定不愿意出,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柜子上的划痕是我们造成的啊,可能本来这些划痕就有呢,或者是客户在卸货的时候造成的也有可能。”

 

萧懿心中暗笑,有时候她很想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但事实证明,绝大多数时候,事情都会朝着她想的方向发展。大概这就是她疯狂迷恋马丁大爷的《权力的游戏》的根本原因,因为猜不透,你根本就不知道哪位满身主角光环的人物下一秒就领盒饭了。

 

她不慌不忙地说:

“你误会了,我打这个电话并不是想让你们赔钱,而是提醒一下,若客户下次下单,在装柜的时候千万先检查一个货柜,然后拍照留证,确保柜子是完好无损的。

 

另外,在装的过程中让搬运工小心一点,免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客户那边我来处理吧,虽然他们和你们一样,觉得不应该对货柜的损伤负责,但没办法,出了问题总得解决问题,关键是得找个人赔钱啊。”

 

Lily一时语塞,但反应还是挺快,马上说道:“我跟老板说一下吧,稍后再联系你,其实我们也不希望你破费。”

 

挂了电话,萧懿给客户回了一封邮件:

 

Dear Mac:

很抱歉出现了这种意想不到的事情。作为供应商,我们愿意承担分内的责任,但责任之外的事情,实在无法保证。客观地说,如果你们不要求特殊包装,按照常规包装装柜,不会出现刮花集装箱的事情。

 

还有,我们接受了你的特殊包装要求,但没有额外收费,这些都是考虑到将来的长久合作。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集装箱刮花可能是在装柜过程中或者卸货过程中造成的,但无论是那种情况,都是因为此次的特殊包装引起。

 

鉴于我们双方都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在哪个阶段出事,又本着长期合作的良好意愿,所以我建议买卖双方各承担一半责任。

 

但如果你们实在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只能由我们赔付给大船公司了。

 

等你回复。


Edith

 

或许是金额不大,又或许双方都觉用能有小钱表现自己的大度是笔划算的买卖,所以没过多久,萧懿就收到了Lily和Mac的回复,他们均表示为了长久合作,愿意承担一半的费用。

 

萧懿乐得接受这个结局,自然对双方都大加赞扬了一番,称其目光长远。原本她想最坏不过是自己赔给船公司,同时也要用这笔钱卖给工厂和客户一个人情,没想到的是买卖双方都挺配合,看来未来的合作也会比较愉快。至少可以确定,现在不管是客户还是工厂,都会觉得对方是通情达理之人。

 

这件事又一次印证了一个道理: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总不会错。悲观的人活得长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