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娇杏

01

 
我叫娇杏,曾是甄府中的一个丫鬟。
 
我出身奴籍,注定一辈子是奴才。可我并没有怨言,因为我遇到了一对好主人。
 
主母封氏是一位极和蔼可亲的人,老爷甄士隐是有名的善人。
 
虽为丫鬟,日子却是顺遂的。如无意外,将来我会被指配给一个和我同样身份的小厮,然后生儿育女。我的儿女们也会和他们的父母一样,去伺候甄府下一辈的主子们。
 
命运的转折起源于那个春日的午后。
 
虽已到了春日,但风中仍然有几分寒意。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去院里撷花。一阵风拂面而去,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正欲走时,猛一抬头,见窗内有人。
 
我没有像大家闺秀那样立刻回避,而是出于少女的好奇,回头打量了那人几眼。
 
那是个落魄书生,虽身着敝巾旧服,但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
 
我忙转身离开,心下却已猜到七八分,此人大约是主人常说的什么雨村先生了。
 
没过几日,这个落魄书生便不见了,听说是老爷给了盘缠,让他进京赶考去了。
 
我替那人庆幸,如果不是遇到老爷,说不定还寄居在葫芦庙里卖字为生呢。
 
雨村倒是安心赶考去了,但甄府却接二连三地祸事不断。
 
先是三岁的小姐英莲在元宵节那晚被人贩子拐走。夫人和老爷遍寻不着,接连病倒,从此家道日渐衰落。
 
不久,隔壁葫芦庙失火,连带着府上的房屋全部被付之一炬。
本想去田庄安身,偏偏遇到水旱不收的年头,鼠盗蜂起,一时居然难以安身。
 
主人和主母从原来的锦衣玉食,瞬间沦落到无安身立命之地的地步。
 
最后,迫不得已,甄老爷带着夫人和我投奔岳丈封肃家去了。
 
 

02

 
老爷是读书人,不善理家,而封肃是个势利小人。见女婿落魄,不但不帮忙,反而雪上加霜,把老爷请他置办田地房屋的银子大部分私吞,只给了一些薄田朽屋给他。
 
如此勉强支持了一二年,日子越发艰难了。
 
主人落难,下人的日子更不好过。我和夫人只能没日没夜地做女工卖钱补贴家用,可家道依旧艰难。
 
老爷后悔投靠错了人,但木已成舟,不免内心急忿怨痛,贫病交加,慢慢露出了下世的光景。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怕老爷有个三长两短后,剩下夫人和我,日子会更加艰难。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老爷有一天忽然看破红尘,跟着一个跛足道人出家去了。
 
夫人欲哭无泪,万念俱灰。我望着灰暗的天空,心情更加灰暗。
 
我只是一个卑贱的丫鬟,跟着一个自顾不暇的主人,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
 
我担心主母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会把我卖了换几个钱,毕竟,这家里也只有我才可以卖几两银子。卖了也罢,反正从来就没有什么由得了自己做主,只祈求上苍不要被卖到青楼就好。
 
 

03

 
日子如一条日渐干涸的河流,越来越绝望。
 
那天,我去街里买线,忽看到一个坐着轿子,身着官府的老爷,那人看了我一眼。我只觉得面熟,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于我而言,这只是一次再寻常不过的擦肩而过,我发愁的仍然是眼下困窘的现状和可以预见到的悲惨的未来。
 
第二天,久未出现的封老爷来到了我们一贫如洗的家里。只见他满脸喜气洋洋,贪婪而急切地和主母说着什么。
 
主母听完后,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淡淡地说:“等我和娇杏商量一下。”
 
封老爷见女儿没有当面应允,嘟嘟囔囔道:“她一个丫鬟,生死都在主家手里,这等事何须经过她同意?你也是太纵着下人了。”
 
我躲在内屋,听得和我有关,不觉心中一沉:莫不是真得要把我卖掉?
 
我带着悲壮的神色走出了屋门,心下打定了主意,若是被卖到青楼,宁可一头撞死。
 
主母封氏看我出来,放下手中的女工,招呼我坐下。
 
我看着她的表情,似乎在思考从何说起。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娇杏,你可记得曾经寄宿在府里的贾雨村?”
 
我眼前立刻浮现出了那个虽落魄但丰神俊朗的书生。于是答道:“似乎有些印象,有天午后去院里撷花,和他有一面之缘。”
 
主母脸上的表情轻松了很多,她淡淡笑道:“那这真是天作的缘分了。贾雨村如今金榜高中,成了这里的知府。他今天在街上看到你,记着当初你的一顾之缘,想纳你做二房,不知你可愿意?
 
我如电击般愣在哪里,原来那个看着眼熟的官老爷居然是当年落魄的书生!
 
主母看我不说话,便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做小,我便去回绝爹爹。只是,如今我们已经不比在甄府的光景,跟着我也是吃苦。”
 
我环视空空如也的朽屋,想起灰暗未知的前途,或许,嫁给官老爷当姨太太已经是我最好的结局了。若嫁过去,好歹还能接济一下夫人。
 
于是,我坚定地说道:“我愿意。”
 
 

04

 
 
是夜,一顶小轿把我抬进了知府老爷的府邸。
 
大红的幔帐,燃烧的红烛,盖头下的我只看到一片氤氲的红。我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那个能把盖头揭开的人的到来。
 
果然是他。盖头揭开的那一刻,我立刻认出了他。是那个腰圆背厚,面阔口方的书生。只是那剑眉星眼此刻闪烁着更为耀眼的光彩。
 
我知道,那是一个男人的志满意得。
 
那人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我心下大异,不知何故。
 
只见雨村诚恳地说道:
当初落魄,幸得姑娘不弃,当时便认定姑娘是巨眼英雄,风尘中的知己。
我心中的疑团瞬间解开,原来这一切,皆源自当初那次不经意的回眸。
 
看来,上天给我开了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
 
因雨村心中认定的那个缘故,我虽是做小,贾府中过得一切顺遂安稳,没有人敢小看我。大夫人对我也是客客气气。
 
进门第二年,我生了一个男孩,雨村对我更是视若珍宝,我的地位也是日渐稳固。
 
又过了不久,夫人染病去世,我便被扶正,成了堂堂正正的知府夫人。
 
我偶尔会去探望当初的主母甄夫人。她的眼睛已经花了,头发也白了。布衣钗裙,早已没了当初的华贵,但仍然能看出大家闺秀的从容和淡定。
 
她拒绝了我的帮助,只告诉我人生无常,要知道惜福。
 
我跪在地上,对着她拜了三下,然后离开了。
 
我知道,我不会再来了。
 
春天又到了,一个小丫鬟捧着一束杏花来到我面前,告诉我老爷让送来的。
 
我颔首微笑,撷了一朵晶莹洁白的花,思绪又飞到了那个粉红色的午后。
 
有些假象,还是不戳破好。
 
正是:
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