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在垃圾堆讨生活的日子

01

有大概三年的时间,我要定期去垃圾场,从垃圾里寻找生活资源。

那段13-16岁之间的经历,被我刻意地锁进了记忆的深处,甚至对父母也不曾提起。或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认为捡垃圾是不体面的事,不想让他人知道自己不体面的过往。

直到有一天,我看完了乔布斯的演讲,一下子释然了,因为一切自有天意。

乔布斯读大学的时候,他觉得学费太高,且不喜欢本专业的课程,便决定退学。

退学后无处可去,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

为了填饱肚子,只能去捡5美分的可乐瓶子卖钱。(没想到乔帮主也为了生活捡过垃圾吧)

但是,由于没了学生身份的约束,他可以学自己想学的东西,便去了Reed大学学美术字课程。

在那里,他学到了San Serif 和Serif字体, 

学会了怎么样在不同的字母组合之中改变空格的长度, 

学会了如何出最棒的印刷式样。

乔布斯说:

当时看来,这些东西好像对我的人生来说没有任何实用价值,但是十年之后,当我们在设计第一台Macintosh电脑的时候,它一下子浮现了出来。

 

我们将这些东西全部设计进了Mac。那是第一台使用了漂亮的印刷字体的电脑。

 

你看,人生的际遇没有一个是白白遇到的,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上帝为什么会让你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事。

02

我和垃圾场的渊源,要从小学开始。

现在想来,很多事情,生活早早就埋下了伏笔。

四年级的时候,为了让我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托关系把我从农村转到了县城的小学。自此以后,我便开始了异地求学的独立生活。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拎着衣服去澡堂洗澡,一个人洗衣服,一个人消化生活中的各种情绪,一个人处理各种问题。

总之,我慢慢形成了自己的小宇宙,除非遇到交学费这种我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会找父母求助,其他的问题一概自己解决。

只是,在周末的时候,总会在澡堂遇到跟着妈妈去洗澡的同学。

在拥挤的澡堂里,同学不用自己洗头,不用自己搓澡,更不用去抢水龙头,她们依偎在妈妈的怀抱里,一切都由妈妈帮他们做。每到此时,我内心还是会羡慕她们的。

在县城读小学的3年,虽然过得艰辛而孤独,但这也让我的性格越来越独立,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强。

顺利度过了小学后,初中如期而至。

我以为会像小学那样顺利度过,没想到开学没多久,便遇到了令人抓狂的难题。

来例假了,但没有钱去买卫生巾。

这是第一次,我强烈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

我慌乱地找出废旧的作业本,撕下几张纸胡乱揉搓几下,叠好当卫生巾用,脑子却在不停地琢磨如何解决未来的卫生巾问题。

忽然,我想到了那个巨大的垃圾场。

03

 

在去学校的路上,有个巨大的垃圾场。

那不是普通的垃圾场,是专门存放“洋垃圾”的垃圾场。隔段时间,就能看到很多载满各种垃圾的货车去那里卸货。

我想到有一次看到从大卡车上卸下来的“货”里有一捆一捆的纸,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垃圾场。

1996年那个寒冷的冬天,我第一次对“垃圾分类”有了最直观的了解,也第一次对垃圾有了新的认知。

之前,我认为垃圾是肮脏的、无序的,但是,那个垃圾场的垃圾却被整整齐齐地堆放在不同的区域。

我直奔纸类区,扒拉出一些废旧报纸,有时候运气好,还能找到一些使用了三分之一,甚至只有几行字的白色的A4纸。

我把这些纸反复揉搓,增加其柔软度,然后以报纸为芯,用白色A4纸包起来。这样就做成了一个简易卫生巾。

基本问题虽然暂时解决了,但还是有一些小问题无法解决。由于报纸和A4纸吸水度太差,晚上睡觉的时候动不动就发生侧漏,把床单弄脏。

初中三年,我就是以这样的办法解决了每月的例假问题。

到了高中,由于需要住校,每周有了10快钱的生活费,一个月有40块。

有了钱后,很多问题便能解决了。

每天3顿饭,每餐4-5毛钱,最后一周有三顿饭可以在家里吃,算下来,每个月能从牙缝里攒2块多钱去买一包卫生巾+一卷卫生纸。

上大学后,生活费涨到了300/月,加上我也能出去兼职赚钱了,从此再也不用为买卫生巾的钱发愁。

实际上,从大学开始,我买的卫生巾就已经是市面上最贵的了,或许这是一种代偿心理吧。

04

 

去年,Club帮一个会员处理了一批卫生巾库存后,我忽然萌发了做卫生巾的念头。

或许这个念头很早之前就埋下了,等条件成熟,被唤醒是自然而然的事。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一些朋友,朋友都劝我别做。理由是卫生巾是大路货,市场在打价格战,没有卖点。

从2022年11月开始,一直到2023年5月,我陆续拜访了20多家大中小型卫生巾工厂,包括业内前三的品牌。

和不同卫生巾工厂的技术人员、销售人员、工人、老板谈过之后,我发现卫生巾并不是没有卖点,而是很多企业和消费者拘囿于某种定势思维和习惯,没有去做出更好的东西。

乔布斯说过,永远不要问消费者要什么,当你把一个完美的东西做出来,并呈现在消费者眼前的时候,他们就会去买。

怎么把卫生巾做得更好呢?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前浮现了那个垃圾场,一个细菌和病毒肆虐的地方。

想到了那些硬邦邦的A4纸和废旧报纸。

想起了一个花季少女在青春期的挣扎。。。。。

既然如此,就做一款没有真菌和病毒,并且超级舒适的卫生巾吧。

为了彻底避免晚上睡觉侧漏,我用安睡裤替代了夜用卫生巾。(因为生产标准是医用标准,虽然长得和安睡裤一模一样,但包装上只能叫“医用垫巾”

  • 在卫生上,按照医疗器械标准,每一片独立包装,严格消毒,TUV检测。

  • 在舒适度上,对标最贵最舒适的品牌。(无限接近于无感,就像没用卫生间一样)

  • 在价格上,对标普通卫生巾。

  • 在信誉上,用Tess的信誉背书

 

于是,我把这款卫生巾的名字取名为:TESS HEALTH

当一种东西我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它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内,各方面已经做到了极致。

05

转眼间,我的女儿也快进入青春期了。

在未来一两年她也会来例假,但是,她不会像她的妈妈一样在垃圾场翻找度过经期的材料,而是会用到以妈妈的名字命名的超安全的卫生巾。

妈妈曾经吃过的苦,转了个圈化作了呵护,在女儿需要的时候来到了女儿身边。

命运也转了一个圈,让母亲曾经的遭遇,以别样的形式投射在了女儿身上。

想知道这款卫生巾长什么样吗?

来这里看看吧。

(好物链接:好东西在这里 )单击可见

最后,用乔布斯的一段话结束今天的文章:

“当你展望未来时,你不可能将这些片断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过去时将他们串在一起。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片断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

你必须要相信某些东西:勇气、命运、生命、因缘……这个过程从来没有令我失望,只是让我的生命更加地与众不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