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和人贩子正面交锋

01
这是发生在2013年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
 
2013年3月19号,前夫帮忙请了一个保姆回来照顾小孩。
 
人还没来,他就把这个保姆吹得天花乱坠,说如何老实如何勤快如何可靠。
 
我要看保姆的身份证,他给了我一张身份的复印件,复印件上的女人叫“裴月荷”,照片和保姆私下发的生活照中的人是同一个人。
虽然知道前夫不会害我,但出于对陌生人的警惕,或者是女人特有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第六感,我还是觉得不放心。
 
毕竟,连身份证原件都没有的人还是不是那么让人信任,但鉴于前夫打了保票,我最终同意了在家里试用一段时间。
 
同时,我又请了小区另外一个熟悉的阿姨,委托她和帮着同时看小孩。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经常出门办事,不放心把小孩交给一个陌生人,找个熟人盯着保姆会比较稳妥。
 
如果过一段时间看到了她的身份证原件,试用期表现得也不错,就可以考虑长期雇佣。
 
 
02
 
那个自称“裴月荷”的女人的身份证上显示她是82年生人,当时也就31岁,但那张脸明明就是40岁+的样子。
 
说是湖北人,可五官分明很像广西或者广东这边的人。
 
附上照片供大家鉴别
“裴月荷”上岗后异常勤快,第一天就把家里的每一个房间彻底收拾了一下,现在想来,是在认真搜集线索。
 
除此之外,她还做得一手好菜,性格也开朗,一点也不怯生。
 
这些都是我喜欢的特点,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
 
但对于带小孩,我还是坚持不能给她一个人带,私下里特地给那个熟悉的阿姨交代:
我不在家的时候,必须让小孩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不能留给新保姆一个人。
 
03
 
2013年3月21号,也就是“裴月荷”入职后的第三天,我出差深圳,家里就交给了保姆。
 
回到小区已经晚上7点,到了楼下,我想着叫保姆出来一起吃饭,但打她电话,她的手机一直关机,打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
 
我忽然开始紧张起来,马上打电话给前夫,问他白天有没有联系过保姆。
前夫那个笨蛋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出问题了,说保姆不接家里的电话正常,可能带小孩去小区散步了,手机关机也正常,或许没电了。

我马上回家,但任凭怎么按门铃家里都没人应答,灯也没亮。
 
我打电话给小区里的那个阿姨,她说小孩在她家呢。听到孩子正常,心才放到肚子里了。
 
于是,我马上跑到阿姨家,想问问保姆去哪儿了?
 
阿姨说中午12点她下班的时候,保姆忽然告诉她下午不要来得太早,要她三点半再过来,(正常情况下,小区那个阿姨是下午两点到我家上班的)。
 
阿姨问为什么,她说中午小孩睡觉,来得太早会影响孩子睡眠。
 
阿姨想起我交代的话,就说道:
小孩跟我熟悉,你刚来,中午还是我把小孩带到我家比较好。
保姆却说,
这孩子不认生,很好带,没事的,我带就行。
阿姨说,
有时候认生的,万一小孩哭起来你就没办法了。你在家里煮好婴儿粥,宝宝午睡醒了我就带他回来吃。
说完,不等保姆说话就带着孩子回她家了。

04 
下午三点半,当阿姨带着小孩去我家的时候就敲不开门了,打电话也没人接。
 
我马上找到物业查看小区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保姆是下午3点08进了电梯,拿着我们家的一个行李包,穿着我那件巨款买回来的毛领羽绒服进了电梯。(三月份的广东完全没必要穿羽绒服,那天的天气也有二十多度,我想她穿羽绒服的目的是想把羽绒服带走,但行李箱放不下,才出此下策的。)
 
家里的现金,相机、小孩满月朋友送的金饰全部被她洗劫一空,还带走了我的几件衣服。

我时常想,幸亏我特意交代了小区那个阿姨要看好孩子,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报了案,警察来到后也只是做了下笔录,我提供了保姆的身份证复印件,他们带走了保姆未来得及带走的一条内裤。
 
我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对破案也没报多大希望,只是不停在安慰自己“破财免灾”,要是小孩也被她带走,那才真是欲哭无泪了。
但是,生活的诡异之处就在于,它的发展是毫无逻辑可言的。
 
05
 
五月二十号,也就是事发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东莞厚街的嘉华酒店参加一个活动,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找到了我。
 
对方自称是南方日报的记者,问我是不是“冉凌燕”本人,还报出了我的身份证号码。
 
我是说,她说可能有人冒充我的身份行骗,然后就发了骗子的照片给我。
 
我一看,果然是当初把我家洗劫一空的保姆。这才意识到,放在抽屉里的身份证复印件被她拿走了。
 
只是没想到,她的胆子这么大,作案频率这么高,连作案地的选择都不在乎,中山和顺德,也不过几十公里的距离。
 
而且,骗子第二次在新目标家里行骗,也是把目光放到了目标的身份证复印件上。
 
新闻链接: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3-05/24/content_7192881.htm#
我记得当时还有一段采访视频,但这段视频现在在网上找不到了。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这个骗子有没有落网,今天忽然想起写这件事,是因为昨天翻看说说日志,又看到了骗子丑恶的嘴脸。
可惜那时候没有发声途径,这件事也只是小范围内的人知道而已。

真心希望这个骗子此时此刻已经落网了。

不知道是否有人见过这个骗子。

感悟:小心驶得万年船!
对陌生人保持警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