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俺妈的逻辑

 

01

 
 
我自认为口才不错,逻辑也算清晰,偶尔能把不懂事的小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但是,在俺妈面前,她总能三言两语把我打发了。
 
昨天我跟她聊现在工作不好找,名校的很多博士毕业后都去应聘中学老师了,重点强调的是工作不好找,言外之意是经济不太好,教育成本太高。
但俺妈并没有按照我的思路把聊天。
 
她看了一下表格说,既这么着,普通大学的毕业生找工作就别挑三拣四了。颇有点孔乙己要脱去长衫的意思。
我继续试图引导她,说现在不少高学历的人都去干非常基础的体力活动,比如送外卖。
 
没想到,她直接来了一句:外卖这活儿也不错。
我妈一直相信并坚持读书改变命运,知识改变命运,从小就对我灌输这个观念。
 
看她忽然冒出“外卖这活儿也不错”的话,我以为抓住了她语言上的漏洞。于是,祭出了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大杀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问道:

送外卖还需要独四年大学吗?初中生就能干。

结果,又被她轻松化解了。而且,我还无法反驳。

很多时候我也搞不清清楚,这个农村老太太是从哪里获得的奇思妙想。

最后只能归结为是血统压制,和读没读过大学没太大关系。

02

 
 

小时候,城镇户口比农村户口值钱,城镇户口俗称“商品粮户口”,或者说“吃商品粮的”。

农村户口转吃商品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普通人而言,通常都是考上大学、有了干部身份才能变成城镇户口。

商品粮户口也是可以买的。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时候,大约2000多块一个。两千块在当时的农村可是一笔巨款。

农村普遍重男轻女,从计划生育就可以看出来,如果头胎是女孩,即便被罚得倾家荡产,也要生个男孩出来。

且女儿从来就认为是给别人家养的,是赔钱货。所以,在农村家庭,家里有好的资源都会向男孩倾斜。

我妈虽然在情感上更倾向于我弟弟,但她独有的大局观和长远的目光,让她在面对重大事情的时候会直接跨过性别,考虑未来的收益,以及收益最大化。

当时家里的钱只够买一个商品粮户口,她经过综合考虑后,坚持要给我买,而不是给我弟弟买。

这个决定在家族里引起一片哗然,别人都不理解她为啥要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一个注定是别人家人的人。

她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按规定,父母一方若只有一方是城镇户口:母亲是城镇户口的,生的孩子会顺带也成为城镇户口。只有父亲是城镇户口,孩子不能有城镇户口。

俺妈算了一下,按照最坏的情况,我和弟弟都考不上大学,未来我的商品粮户口可以带着孩子一起,至少是一倍的收益,生的越多,收益越大。

如果给我弟弟买了城镇户口,他只能顾自己,对未来的家庭毫无帮助。

所以,她力排众议,坚定地把吃商品粮的机会给了我。

当然,事情都是在变化的,俺妈没有料到,若干年之后,农村户口比城镇户口香。

不过,她根据自身经历以及社会环境做出的判断,在当时来说还是挺有远见的。

最关键的事,她的决定不会轻易受世俗的观念所困扰。

03

 
 

小时候我是个行走的十万个为什么,很多事不明白就问我妈,她总能用非常简洁的话让我明白其中的道理。

印象很深的一次是,我会问她为啥天气预报总会说一刮风就降温。

她说,你吹风扇会凉快,地球吹风自然也会凉快呀,可不就降温了。

我想了一下,果然很有道理。

长大后,我问她这些都是从哪里学的?

她说,这还用学?万事万物的道理都差不多,一通百通。

当然,她也有一些毛病,由于她对自身要求很严格,能力也很强,直接后果就是,她对愚蠢的忍受程度太低,对别人不够宽容。(这里的“别人”特指我。)

不过,好处就是,我从小被她打压、贬低,早早就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坏处是,我对愚蠢的容忍度更低,以至于只能做SOHO,不能跟任何人合。

用我娃他爹的话说就是,比你聪明的看不上你,没你聪明的你看不上。

我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就搞了一个自己的地盘,文艺的说法是一个人的外贸江湖,现实中就是Tess外贸Club。

我的地盘我做主,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一直到现在,除了外贸(因为我妈不懂外贸),她仍然看我做啥事都不顺眼,说我不会带孩子,连扫地洗碗都达不到她的标准。

于是,我干脆啥都不干了,孩子丢给她带,地不扫,碗不洗,油瓶倒了都不扶,完全躺平。

反正,在她面前不干活就不会出错,不出错就不会挨骂,所以,我为啥要干活?

有一次我很得意地说自己很聪明,我妈白了我一眼说:我不聪明你会聪明?先搞清楚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别天天飘在空中,当心忽然掉下来。

这话一语双关,有一次让我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