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s文章

一个外贸业务员申请了柬埔寨签证(没去成),然后,她被bk了

01

TESS 晚上好。(此处省略彩虹屁)我尽量长话短说。
事情的时间跨度有点长,需要先交代下背景。
我户籍福建小县城,在上海工作结婚生子,从事对日贸易,疫情前,每年去日本拜访客户一次。
事情起源于2019年7月,我们公司计划去柬埔寨吴哥旅游,但天公不作美,当日台风,在机场等候5个小时后,航班取消,办理退关,取消出国旅行,转国内游。
然后,我忘记了这个这个事情,因为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大逆不道,或者违法犯罪。但没想到,这件事未来会严重影响到我的工作和生活,甚至被当成犯人羞辱。
2019年底,我接到户籍地公安局电话,问我是否去过柬埔寨,说查到我办理了柬埔寨签证,有出境记录,但是没有入境记录。
我将情况做了说明,当时打电话给我的民警要求我回到户籍地到公安局做笔录,说明情况。
我觉得不可思议,告诉他航班号后,拒绝了这个要求。
之后有民警加了微信,我发了公司定位,证明我在上海,并且告诉他我在哪里工作,之后算告一段落,随后开始了口罩下的生活。
口罩三年内,我还接到了村里的询问,他们也联系了我的家人,确认了我的情况,我被要求到一个能证明我在上海的地方,拿着身份证拍照证明我在这里。
我找了附近的银行,能清楚看到是上海某某分行。发了照片后,对方告诉我可以了。
我以为终于结束了,可是事情远没结束。

02

我还是每隔几个月就会接到确认这个事件的电话,在不胜其烦的情况下我甚至对打电话的民警动怒,简直荒唐。因为同行的人中,只有我被不停地“骚扰”。
21世纪,行程码监控的年代,人们在大数据下裸奔的时代,人们没有任何隐私的时代,我居然被要求反复回答这种问题,真是太奇葩了!
2023年7月底,我们筹划好了去拜访日本客户。一行4人过海关,到我时,门不开了。
一番盘问结束后,给我几个字
你今天走不了了。
原来户籍地对我做了出境限制,必须回到户籍地办理。
懊恼,愤怒,委屈的情绪倾涌而出,因为同伴不会日语,只有我会日语,且客户全部都是我联系的,随即决定取消整个行程。
手忙脚乱地和客户道歉,取消一切日本的预约和酒店,连夜赶回户籍地处理这件事。
两天内走完了程序,户籍地民警通知我已经解除限制。于是,我再次和客户约时间。
本周一(2023年8月14日),我再次进入海关,门依旧不开,再次被盘问。
我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抗议,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被当做犯人了! 
可是我明明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最终,海关通知我,询问结束,已经查明我可以走了。可是,飞机已经飞走了,再次错过航班,取消行程。
当然了,后果和取消行程的所有损失是要我全部承担的。
我内心太委屈了,想讨个说法,忍着眼泪问了海关人员:
为什么我明明什么坏事也没做,一个合法公民,却要遭遇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他们动一个手指,把我列入了名单内,我就要跑断腿?
为什么明明他们有无数个手段可以查到我行程,证实我从未去过柬埔寨,还要不断为难我?
我和对方说,今天我走不成没关系,我主要的目的就是这个。
然而,我又天真了,另外一个人过来了眼神犀利:
说说怎么回事?
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这样wf了。
你在试探国j的xxx(记不清词了)?
这下好了,本想讨说法,听完那人的质问,我直接五雷轰顶了,来不及说完自己的委屈,又来了一层恐惧。
最后,灰溜溜地滚回家,日本之行再次game over.
PS:
盘问的时候想借厕所,被告知要女警陪同。这个请求,给我带来了另外一个终身难忘的遭遇。
上厕所必须开着门,在女警的注视下完成。小便也就算了,偏偏是尴尬至极的内急,无奈、无助、羞耻之下,匆匆结束,回去接受询问。

03

最后这位业务员这样说道:
这位业务员的遭遇充分说明了国j对我国公民人身安全保护得重视,我们一定要感谢国j,感谢所有办案人员。
她对自身遭遇的质疑,我对她进行了批评教育。
通过这件事,希望各位外贸业务员引以为戒。
再次感谢国家,感谢政府,感谢海关工作人员。
大家看完别人的遭遇,结合自身情况,该咋办就咋办吧。
搬砖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